527記憶以及支持六安教師維權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5月02日

  4年前的5·27,吾等涉及五百多的人遭到商場办理方(背後也是一個開發商公司)的不服等政策,並在5月26日遭到办理方惡語相加,聲言要全数趕走――當時距離商場開業半年。換句話說,我們和办理方公司的合同在執行半年之際被對方毀約。因為對方的嚴重違約,特別是它的工作人員揚言要全数趕走我們,這就激發了我們在次日走上抗議的行列,即有兩百多人參與到集體維權的陣營(那時候還有良多人外出工作,以減少損失)。

  四年前的那次維權,我們竭盡所能,積極爭取本身的權利。那時候,作為負責處理此事的人,因擔心時間久了後會讓不少人鬆懈,進而影響到整體的士氣,我幾乎每日都要給患難中的伴侣們鼓勁,告訴他們“本人的權利本人去勤奋爭取”“爭取權利就是對本人負責”……經過長達半月多的持續勤奋,我們于是年6月12日談判結束,理論上獲得九百余萬的補償,讓對方放棄驅趕我們的保證,三方會談兩方簽訂新的《補充協議》。5·27集體維權也就成了我揮不去的記憶,當年共患難的伴侣遇見時總少不了回憶一番。

  本年正值527之時,兩則动静廣泛流傳。一是湖南武岡縣發生教師上千人在雨夜中討薪,二是安徽六安發生教師討薪維權。這兩事均具有代表性,但第二個事傳播要廣泛一些。因為時事評論者的積極跟進,通過評論文的傳播,讓更多的人知曉了六安的事,而湖南武岡的事則相對要稀薄一點。

  對於這種維權的事,我素來是一貫的,這就是不管參與者几多,也不管持續時間多久,不管參與人什麽職務或身份,我都是暗示支撑。

  維權,它是“維護權利”“爭取權利”

  “保護權利”的代名詞,當人們意識到維權,這就是表白當事人有權利觀念,懂得自在和權利的主要性。因為,比起那些缄默不語的人來說,敢於直面波折,敢於站出來抵挡不合理,敢於去反面要求尋回屬於本人的權利,這就是進步,就是功德。需晓得,在英美國家,民主政治就是權利,就是人們保護好本人的自在和權利,因為人們去爭取屬於本人的權利,或追求更公允的權利,所以社會才逐漸走向公允允義,才有我們看到的民主政治。

  可是,我們回過頭來看看本人,看看几多人隔岸觀火,看到几多人在旁邊冷嘲熱諷?好比這次六安的教師維權就有一些人以冷言冷語的語氣去嘲諷,他們說那些老師平時不關心公允,說那些老師平時就在替統治者洗腦,說人們底子不值得去支撑處在無助的維權老師們,更有不負責任的人說人們不配去聲援。

  因為那種不負責任的言論,因為那種人缺乏愛心,因為那種人被憤世嫉俗心理摆布,因為那種人不大白權利觀念,所以在他們的極端思維、激進言論影響下,一部门人遭到了那種輿論的影響,致使遭到該觀點影響的人不晓得支撑維權的意義,也不大白守護自在和權利的價值。在他們看來,“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既然那些人群不是我的“階級隊伍”,那就沒需要去怜悯與支撑,而是必須和他們劃清边界,连结距離,坐看他們的笑話,冷血般看到他們蒙受各種各樣的待遇。

  這種極端的思惟,說白了就是深遭到了階級鬥爭的影響,以分歧階級就該连结距離,就要劃清边界,就要看他們的笑話,就是但愿看到他們刻苦受難。以這種心態來講,這種人的言論既有不負責,還極其陰暗,他們是缺乏人道人道的精力,沒有愛心,看不得他人比本人好,不願意去關心幫助他人,只求本人獨尊受人熱捧。

  能够說,持這種心態的人,他們心理纷歧般,或是底子不屬於自在理念。要麽是走秀獲得關注,要麽是心理陰暗,要麽是分化人們的思绪。因為,假如是有自在理念,擁有權利觀念,那麽他們就該支撑、理解所有的維權者,因為英美國家的民主政治刚好是民眾積極投入到爭取自在和權利的隊伍中,並且逐渐獲得了願望的權利。民主政治不是空虛的,不是笼统的,而是具體的,是公民意識的覺醒,是民眾積極主動去爭取本身的權利。现在,我們有這麽多的人去爭取、維護本人的權利,號稱追求自在民主的人假如不去理解與支撑,那就底子不克不及算他擁有公民意識、權利觀念、愛心、人道良知。

  最後,我衷心等候六安的教员們獲得成功,勤奋實現他們的權利願望。

  声明:文章内容纯属作者小我概念,不代表博客中国立场

(编辑:admin)
http://shadihit.com/la/264/